第三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大唐第一全能紈绔 > 第185章 悟了吧,初會李老道

第185章 悟了吧,初會李老道

推薦閱讀:

  • 萬界之最強哥斯拉
  • 快穿之女配又中毒了
  • 黎大蹄子,麻煩請滾
  • 都市逆天醫皇
  • 我的抖音通天界
  • 陰間頭牌女演員
  • 這個娘子有點秀
  • 農門煞妻,種田王爺求放過
  • 天眼大贏家
  • 斗破之無限穿越系統
  •     可說到封地離京師太遠,倒好象是在說萬一有事,趕不回來摘桃子吧?

        徐齊霖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殿下若是覺得封地太遠,何不向陛下請求更換?依殿下之得寵,陛下不會不答應吧?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愣了一下,試探著問道:“齊霖覺得哪里比較合適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洛州如何?”徐齊霖反問道。

        唐初的洛州,指的就是洛陽。貞觀初年,設置洛州都督府,領洛、懷、鄭、汝等四州,管理洛陽一帶的軍政事務。

        李四胖想了想,說道:“離長安很近,某覺得甚好。只是還有王府長史杜楚客等人,對之官一事反對強烈。”

        “若殿下心意已決,杜長史等人反對又有何用?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有點看不慣李四胖的優柔寡斷,其實還是對離開長安的利弊判斷不清,便開口說道:“大盈庫已在洛陽設立分部,無它,只是陛下曾言:‘洛陽土中,朝貢道均,意欲便民,故使營之。’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眨著眼睛,也想起來了,那是張玄素狠慫了李二陛下,迫使李二陛下放棄了修建洛陽宮室的想法,還不得不說:“后日或以事至洛陽,雖露居亦無傷也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微抿起嘴角,似笑非笑地說道:“下官不欲使陛下在洛陽露居,百般經營只為此。殿下只是膝前盡孝,卻無實行為陛下分憂乎?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訕笑一聲,說道:“齊霖忠心耿耿,孤不及也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看了李四胖一眼,有些失望。盡管在皇位面前,幾乎沒有人經得住誘惑,李四胖也對離開京師心懷疑慮,但這不是徐齊霖所希望的。

        呆在京城固然是可以接近朝臣,更方便去給李二陛下洗腳,但京師也是一潭泥沼,會把人陷住,越來越難以自拔。

        比如魏王府的長史杜楚客,看出李二陛下對太子越來越不滿,便交結朝臣,還與外人說李泰聰明,可為嫡嗣。這是給李四胖造勢拉人,還是害了李四胖,結果說明一切。

        還有那趨炎附勢、幻想著投靠李泰進行政治投機的一幫家伙,如柴令武等等,亦是成事不足,敗事有余,接近還不如遠離。

        這個李四胖,怎么就想不明白呢?按照長幼,按照嫡庶,李承乾之下便是他。只要低調淡泊,擺出無意爭位的樣子,餡餅自然會砸到他的大腦袋上。

        至于什么班底、心腹,李二陛下都會給他安排妥當,哪還用得著他瞎操心?

        李四胖可能看出徐齊霖的表情,臉上閃過不悅之色,但還強壓著,說道:“齊霖也欲去洛陽主持大局否?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      停頓了一下,徐齊霖淡淡地說道:“殿下可知大盈庫添了個副丞,乃是東宮千牛賀蘭楚石,來配合下官的工作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說道:“這個,本王倒是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冷笑道:“這個副丞初至大盈庫,便被下官教訓了一番,現在很乖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意識到徐齊霖還有話說,便瞅著他,用眼神示意他繼續。

        “賀蘭副丞因何如此老實,當我不知他的心思嘛?”徐齊霖緩緩說道:“他在等著下官犯錯,便能借機取而代之。但還不敢表露得太過明顯,更不敢拉攏旁人,說什么才能出眾,勝過某多矣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輕輕頜首,說道:“他又不傻,初來乍到便敢挑戰齊霖。齊霖若惱了,找個由頭便能把他趕走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笑了笑,說道:“下官若不犯錯,他永遠沒有機會;下官若胡作非為,不用他來使壞,陛下便會將某拿下。”

        伸出一根手指,徐齊霖輕輕晃著,面露得意之色,說道:“看吧,某已經看穿了他的伎倆。他呢,心里這樣想,嘴上卻不敢說,更不敢有所行動。除了隱忍待機,他還有別的辦法嗎?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笑了笑,說道:“這么說,他也是個聰明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殿下呢?”徐齊霖突然反問,讓李四胖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看著李四胖那傻樣兒,無奈地嘆了口氣,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,李四胖再不覺悟,那真是朽木不可雕。他從此便要遠離死胖子,遠離危險。

        李四胖終于還是明白了,知道徐齊霖這是舉了個活生生的例子,來讓他悟出現在的形勢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是大盈庫丞,賀蘭楚石是副丞,就相當于太子和他的關系。

        太子不犯錯,儲君的位子就丟不了,他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費。但現在看來,李承乾就是在胡作非為。

        自己呢,和賀蘭楚石的處境位置差不多,雖然想再上一步,但卻不能暴露這個野心。是張揚行事,向太子之位發起挑戰;還是低調隱忍,等著父皇忍受不了李承乾,拿下他的儲君之位。

        依父皇的英明神武,怎么會容忍自己的接班人是李承乾那般乖戾殘暴?

        賀蘭楚石不與徐齊霖正面沖突,看似軟弱,實則是智慧。他更沒有拉攏收買大盈庫的官員,為自己造勢張目。因為他知道,徐齊霖位置坐得穩,那些官員豈敢觸犯得罪上官,來投靠他這個副丞?

        一個東宮千牛,一個大盈庫副丞,都有這般的聰明和智慧,自己怎么就被蒙蔽了心竅,始終參悟不透這其中的道理呢?

        “下官告辭了。”徐齊霖不想再多說,這是他的最后一次努力。

        李四胖抬起頭,向著徐齊霖深施一禮,說道:“有齊霖指點,本王實乃三生有幸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趕忙伸手相扶,說道:“殿下折殺下官了。某只是對大盈庫的人事變動有感而發,哪里敢指點殿下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嘿然一笑,說道:“齊霖數次指教,本王今日方徹底醒悟,真是愚不可及。”

        你是夠笨的,別看書讀得不錯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笑了笑,說道:“下官還有事情,就此告辭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緩步相送,意味深長地說道:“杜長史學問好,資歷高,只攝王府之事,顯得大材小用,太過屈就了。”

        徐齊霖輕輕頜首,知道李泰這是要撤掉手下的幾個酒囊飯袋了。但他不表意見,只是聽著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某能謀得洛州都督一職,大盈庫又在洛陽有分部,還望能與齊霖共同努力,早日建起宮室,以備父皇巡幸。”李四胖看著徐齊霖的表情,接著說道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還是不說話,只以點頭表示贊同。

        李四胖直送到門口,徐齊霖才轉身說道:“殿下請留步。”

        頓了一下,他又說道:“孟子曰:富貴傳家,不過三代。佳子佳孫,可保三代榮華。”

        李四胖一下子沒反應過來,眨巴著眼睛有些發愣,不知道徐齊霖突然說出這話有什么意味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再施一禮,轉身而去。

        李四胖轉回屋內,繞室緩步而行,微皺著眉頭,琢磨著徐齊霖的話。猛然間,他醒悟過來。原來如此,這徐齊霖又給他出了個點子。

        妙啊,真是太高明了。李四胖撫掌大笑,自己原來還有這么一個有利條件,竟然懵然不知,實在夠蠢夠笨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徐齊霖覺得這回李四胖應該是悟了,如此生動的舉例,他要是還不明白,那就蠢死了。

        帶著如釋重負的感覺,徐齊霖回到府中,卻意外地發現又有人來向他請教。只不過,這回請教的不是人生道理,而是真正的學問。

        老道,李淳風?!你不占卜算卦搞封建迷信,趕緊把篡奪李氏江山的武媚娘從宮里揪出來,跟老子討論什么數學呀?

        李淳風精通天文、歷法、數學,所著《乙巳占》,是世界氣象史上最早的專著。編定和注釋著名的十部算經,被用作唐代國子監算學館的數學教材,被李約瑟稱為“大概是整個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數學著作注釋家。”

        但世上的事情就是這么奇怪,后世人提到李淳風,多數都不知道他的真正成就。耳熟能詳的卻是什么《推背圖》,以及“帝傳三世,武代李興”的預言。

        其實,徐齊霖倒不相信這個。

        很明顯嘛,所謂“女主武王”,就是武則天及其擁躉和御用文人一手泡制的,為證明武氏的改朝換代是天意,為武則天以女子的身份登上皇位提供合法性。

        后來,泡制的東西越傳越廣,又加上了更多后人附會加工的成分在內,歷史的偶然與必然雜糅在一起,也就真假難辨了。

        比如說袁天罡曾給小時候的武媚娘看過相,說其:“龍瞳鳳頸,貴不可言!若為女子,當有天子之相!”

        這要是在現代,別人說你家孩子長得有福相,肯定有出息,你樂得鼻涕泡都得冒出來。可要是在古代,估計武士彟當時得嚇癱,然后便要殺袁老道滅口。

        封建社會,最大的是皇帝,最重要、最敏感的是皇位。誰要說你大富大貴,能當皇帝,那他肯定和你有仇,想害得你家破人亡;誰要說你家祖墳冒青煙,有龍脈之象,那就是要害你家滿門抄斬的節奏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古代有人因為其祖墳有“王氣”而被操家滅門,也有人為了息事,索性挖自家的祖墳,以求平安。

        當然,這種害人的話也不能亂說亂講,起碼得有點靠譜才有人信,還極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也搭進去。

        而袁天罡給武妹妹看相兒,就純屬政治謊言,在中國歷史上也司空見慣。象什么某某帝王出生時紅光滿室、天有祥云,某某帝王他娘夢蛟龍而有孕……

        反正就是要弄得非常玄幻,非常奇異,才會顯得自己與眾不同,才會證明自己是天命所歸。

        再說到什么“女主昌”的預言,還言之鑿鑿地說李淳風甚至為李二陛下推斷出女主武氏已在后宮,不過三十來年的時間,她當擁有天下。

        憑李二殺兄宰弟的狠辣,若真有此事,恐怕后宮不光姓武的,和武、五等字沾邊的也都殺得一干二凈。

        至于說李淳風勸諫“天之所命,必無禳避之理……今若殺之,即當復生,少壯嚴毒,殺之立讎。若如此,即殺戮陛下子孫,必無遺類。”

        按照正常的帝王思維,特別是李二這樣的暴脾氣,當場就得砍了為篡位者說項的李老道的腦袋。

        當然,依照李淳風的聰明才智,他也絕對不會說出這種純屬找死的話。

        只不過,人的名,樹的影。面對李老道咄咄的目光,徐齊霖懷疑他是在給自己看相,而不是在等他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突然想到一個笑話,說是算命的對某人說百年后有一劫,某人愕然道:“我的墳被人刨了?”

        想笑又得憋著,徐齊霖一臉便秘的熊樣兒,倒讓李老道誤會了他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令師乃世外高人,徐丞定是不便透露其行蹤。”李淳風有些遺憾地嘆了口氣,說道:“只是某不得一見,當面請教,實乃終生憾事。”

        憾事就憾事吧,老子可沒想給你變出個師父來。

        徐齊霖嘿嘿一笑,說道:“李博士覺得這數字符號可用于國子監算學館?某看不是易事吧!”

        李淳風見徐齊霖岔開話題,也就有問有答,說道:“徐丞所見甚是,但現在就有個機會。某將與國子監算學博士梁述、太學助教王真儒等,受詔審定并注釋《十部算經》,以頒行于國子監。”

        哦,算學要出標準教材了?

        徐齊霖有些激動,趕忙問道:“李博士欲把這數字符號借審定注釋而推廣使用?”

        李淳風點了點頭,說道:“某正有此意。”

        數學符號一旦產生,就能簡化數學研究工作,促進數學的發展,不亞于是數學上的一場革命。

        作為數學家,李淳風對《初等數學》的難度不太在意,唯獨對其中用數學符號來表述概念、說明方法和敘述定理,大加震驚和贊嘆。

        從專業的角度來看,李淳風認為數字符號的出現,將使他的注釋更加方便,更能一目了然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中國古代數學長于計算,卻疏于驗證。如《九章算術》上的題目,只有“答曰”和“術曰”,并不列出計算的邏輯和步驟。

        感謝書友1798310306 ,書友1567986112 ,書友1712386039 ,書友1779211477,書友1942024948,要要125,滅掉小日本,良辰微雨燕雙飛,書友20161225004045272,,貝魯斯科尼,思飛28,血海V冥河、河里的水草的打賞和月票支持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thebestchoicerealty.com/book/175/175504/49182985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   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    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 婷婷我去了俺也去无码 俺也去快播 婷婷五月色综合 亚洲在线成色综合网站